<var id="hzltp"><video id="hzltp"></video></var>
<ins id="hzltp"><span id="hzltp"><menuitem id="hzltp"></menuitem></span></ins> <cite id="hzltp"><video id="hzltp"><thead id="hzltp"></thead></video></cite>
<var id="hzltp"></var><var id="hzltp"><strike id="hzltp"><listing id="hzltp"></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hzltp"><dl id="hzltp"></dl></menuitem><var id="hzltp"><strike id="hzltp"></strike></var><var id="hzltp"><strike id="hzltp"></strike></var><menuitem id="hzltp"></menuitem>
<var id="hzltp"><video id="hzltp"><thead id="hzltp"></thead></video></var><menuitem id="hzltp"><dl id="hzltp"></dl></menuitem>
<var id="hzltp"></var>
<var id="hzltp"></var>
<var id="hzltp"></var>
<var id="hzltp"><strike id="hzltp"><listing id="hzltp"></listing></strike></var>
<cite id="hzltp"></cite><cite id="hzltp"></cite><var id="hzltp"><video id="hzltp"></video></var>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教考銜接 破舊立新 對高考改革中兩個熱點問題的思考

來源: 中國教育報 | 作者: 汪瑞林 | 時間: 2022-09-16 | 責編: 曾瑞鑫

原標題:教考銜接 破舊立新(主題)

——對高考改革中兩個熱點問題的思考(副題)

汪瑞林

高考改革具有引導學校實施素質教育、科學選拔人才的功能,在基礎教育改革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2014年啟動的新一輪高考綜合改革(以下簡稱“新高考”),具有鮮明的綜合性和關聯性特征,強調新課標、新高考、新教材、新教學“四新”聯動,協同推進。在此過程中,有兩個問題特別值得深入思考。

正確看待“教”與“考”的關系,加強教考銜接

長期以來,高中課程標準和《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大綱》(以下簡稱《考試大綱》)及《考試說明》并存。相對課程標準而言,《考試大綱》對知識點的要求更為具體化,加上高考的高利害性,一些學校和教師在實際教學中,奉《考試大綱》為圭臬,“以考定教”,即教學時對照《考試大綱》,考什么就教什么,不考的知識點就不教,教育目標從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異化為片面追求考試分數,教師為考試而教,學生為考試而學。這種做法是典型的應試教育,遭到了眾多專家和社會輿論的批評。

2014年3月,教育部出臺《關于全面深化課程改革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意見》,明確提出:“各級考試命題機構要嚴格以國家課程標準和國家人才選拔要求為依據組織中、高考命題,評估命題質量,保證考試的導向性、科學性和規范性?!?017年頒布的《普通高中課程方案(2017年版2020年修訂)》明確規定:“校內評價或考試、學業水平考試、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均應以本課程方案、課程標準和國家相關教學文件為依據?!毙滦抻喌钠胀ǜ咧懈骺频恼n程標準明確提出了本學科的學業質量標準,闡明了學業質量標準與考試評價的關系,并提出了學業水平考試與高考命題建議。與之相對應,2020年開始,教育部教育考試院(原教育部考試中心)不再制定《考試大綱》?!耙钥级ń獭痹庥龈壮樾?,失去操作上的依據。

然而,有關高中教學與高考之間關系的爭論并未停止。一些人認為,在新的時代背景和政策環境下,應該反過來“以教定考”。這種說法對不對?我們不妨從兩個方面來分析。

首先,教育部《關于全面深化課程改革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意見》明確指出:“全面發揮課程標準的統領作用,協同推進教材編寫、教學實施、評價方式、考試命題等各環節的改革,使其有效配合,相互促進?!薄秶鴦赵宏P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在“深化高考考試內容改革”部分提出:“依據高校人才選拔要求和國家課程標準,科學設計命題內容?!边@就說明,課程標準是教學和考試命題的基本依據,是兩者共同的源頭和上位的遵循。課程標準中不僅有教材編寫建議和教學提示,也有考試命題建議。教學和考試命題都必須服從于課程標準,也就是“以標定教”“以標定考”。教學和考試命題二者間不存在誰服從誰的問題。

如果從內容的視角,將“教”理解為“教什么”,“以教定考”不僅不符合邏輯,在操作上也存在一定困難。因為課標對“課程內容”“學習要求”的闡述,相對而言是比較宏觀和抽象的(比如高中語文的18個學習任務群),而教材和課堂教學的具體內容是對課標的細化落實,由課標生發而來,各學校和不同教師對課標的理解和落實存在差異,在教學實踐中拓展延伸的范圍與深淺亦不盡相同,甚至不同學校使用的教材版本也可能不一樣,要在細化的知識內容上形成“教什么考什么”的對應關系,很難確定一個科學的參照標準。如果一定要講“以教定考”,那么這個“教”只能理解為“應教”(課標規定的內容)而非“實教”(學校教學實際),其實質還是依標教學、依標考試。

其次,考試評價對教與學天然具有“指揮棒”作用,高考這樣大規模的高利害性考試更是如此。正因如此,《中國高考評價體系》將“引導教學”與“立德樹人”“服務選才”一起列為高考的核心功能。如果從方式的視角,將“教”理解為“怎么教”,則應以高考命題改革促進教學方式改革,以新的素養考查方式引領新的學習方式,促進高中育人方式轉變,而不是反過來,否則,扭轉傳統應試教育思維模式、讓課程教學實現從知識為中心到素養為中心的轉變就無從談起。課程標準不僅是知識內容標準,也是教學活動標準和學業質量標準,在“怎么教”的問題上,教學以課標為遵循,但是學校在落實課標、推進教學改革過程中往往缺乏動力和緊迫感,而考試則為其提供了倒逼的動力機制和牽引。由此,筆者想到近年來廣泛流行的“逆向設計”教學理念。逆向設計教學的核心是“以終為始”“評價先行”,就是從教學應達到的目標出發,進行表現性任務的評價設計,再據此開展教學,把評價任務嵌入后續的學習

過程??荚噷虒W的引導作用,與“逆向設計”的教學理念可謂異曲同工。

由此可見,用“以教定考”來表述教與考的關系并不妥當,在具體闡釋或教學實踐中亦容易產生誤解。

教學與考試二者是同向同行且相互影響的,加強“教考銜接”是處理二者關系的一個基本原則:考試要反映教學實踐的變化發展,與教學改革的節奏與進程相協調,適度體現引領性,以考改促教改;教學要接受考試的檢驗,主動適應基于核心素養的考查方式的變化,摒棄過去填鴨式、滿堂灌的課堂,注重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和知識遷移應用能力。二者有著共同的依據和指導思想,那就是課程標準及相關文件;二者也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培育學生的核心素養,促進學生全面發展,進而實現立德樹人根本任務。

正確看待“新”與“難”的關系,有效破解“恐新癥”

新高考之新,不僅體現在考試招生制度體系設計上,也體現在高考命題上。對考生而言,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題型變化大。進入新高考的省份,許多考生和教師認為高考試題難度加大了。最近幾年,每年高考都有一些題目讓考生和教師耳目一新,成為大家議論的焦點。

其實在實施新高考改革之前,每年的高考試題在難度上也有波動,但是那種難度的加大,更多是在相對固化的題型和認知模式下的,用通俗一點兒的話講,就是出題時“坑再挖深一點兒”“彎再多繞幾道”,只要多花點兒時間,總還是能做出來的。而新高考改革后題目的“難”,則更多含有“新”的成分。湖北省黃石市教科院數學教研員余錦銀認為,很多學生在高考上存在“怕新不怕難”的現象。其實,“新”與“難”二者是有關聯的,“新”也會帶來“難”?!芭滦虏慌码y”這句話要表達的準確意思是,學生不怕傳統意義上的難題,更怕因為“新”、因為超出熟悉的答題套路和認知模式而帶來的“難”。正如余錦銀所說:“長期以來,高考復習常采用‘題型+套路+大量重復練習’的模式,學生的思維僵化了。進入新高考,很多學生突然發現‘刷題沒用了’?!?/p>

這實際上是教與考的關系在備考環節的具體反映。高考命題內容和考查方式的創新必然帶來短期的不適應,一些考生及教師由此心生恐慌,其實大可不必。

為什么這樣說呢?

其一,高考命題的創新是有據可依、有章可循的。

早在2014年9月出臺的《國務院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就提出:“科學設計命題內容,增強基礎性、綜合性,著重考查學生獨立思考和運用所學知識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改進評分方式,加強評卷管理,完善成績報告。加強國家教育考試機構、國家題庫和外語能力測評體系建設?!?020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亦提出:“穩步推進中高考改革,構建引導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考試內容體系,改變相對固化的試題形式,增強試題開放性,減少死記硬背和‘機械刷題’現象?!庇纱丝梢?,高考命題的創新體現的是國家意志而不是某個部門的想法。高考命題改革是教育發展的必然趨勢,這一趨勢只會加強、深化而不會中止,因此,考生和教師應認清這一點,從思想上建立起對高考改革的認同感,而不應抵觸新高考。

同時,考生和教師還應該認識到,高考執行國家政策、體現國家意志的性質決定了,高考命題的創新不是漫無邊際、想怎么創新就怎么創新的;也不是如一些人所想,標新立異,為了“把考生考倒”以顯示命題人水平高。換句話說,高考命題的改革創新,是有明確目標和方向的,是有據可依、有章可循的,這在高中課程標準和國家相關政策文件中均有相關表述,更集中體現在《中國高考評價體系》所凝練的“一核四層四翼”中。

其二,以“漁”得“魚”,可有效破解“恐新癥”。

隨著新高考改革的深入推進,新的命題理念和考查方式也有了若干年的“示范”,為何還是有很多學生不適應、“怕新不怕難”?筆者相信,廣大教師和學生為適應新高考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采取的方法和策略不同,效果可能大相徑庭。

對于高考命題“新”,有些學校和教師采用老辦法應對——總結題型套路、采用題海戰術,把所有見過的題都做絕、做盡,新題不就變成舊題了嘛?不得不承認,在過去知識立意、試題形式固化的高考模式下,這樣的題海戰術是行之有效的,作為上世紀90年代的高考生,筆者本人深有體會。但是時代變了,在新高考強調考查思維過程和獨立思考能力,強調考查綜合應用知識解決實際問題能力的背景下,這種授之以“魚”的方法的局限性日益顯現,機械刷題的“收益”越來越低。新高考命題向情境化、綜合化、開放性的方向發展,極大地拓展了考查方式和題型變化的空間,要想把題做絕、做盡越來越不可能了。破舊才能立新,這種抱殘守缺的“以不變應萬變”,只會與高考改革方向背道而馳,漸行漸遠。

相反,授之以漁,讓學生以“漁”得“魚”,才是破解“恐新癥”的有效策略。課堂教學不能僅停留在知識的表層,要把知識講深講透,學生只有真正理解到位才能做到活學活用。要以情境化教學建立起知識與生活實踐間的關聯,讓學生在“知識—情境—知識”的“拆解”與“還原”中提升思維能力,從“解題”走向“解決問題”;以大概念教學讓學生頭腦中的知識結構化,以綜合化教學提高學生靈活應用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實施探究式、開放性教學,給學生更多獨立思考空間,以開放性學習任務引導學生改變尋找“標準答案”的思維定式,擺脫對教師的依賴……只有這樣,才能從基于知識點的死記硬背、題型套路總結轉向基于核心素養的思維能力和創新意識提升。學生的核心素養提升了,思維活躍了,知道如何以“漁”得“魚”,才能遇到什么新的題型都能處變不驚、應變自如。

其實,不管高考命題如何創新改革,破解之策歸結起來只有一招,那就是提升核心素養,增強思維能力和知識遷移應用能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大,這才是真正的“以不變應萬變”。

網站無障礙
亚洲国产日韩精品二区福利